Giorgio's First Month

一個月又三天前,去產檢的時候,被醫生告知因為我骨盆很窄,二寶又蠻大,如果小孩在40週前再不出來,我必須慎重考慮催生這回事。由於醫生知道我有多希望寶寶可以自己選擇想要的日期出來,所以她告知的我的時候,我知道別無選擇了。

於是離開前,我們預約了7/22日,40週那天去催生。

回家後我一直很焦慮,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不想要催生。

那兩天我一直沒辦法好好入眠,先生也知道我希望能盡量用最少的藥物生孩子,不只是心理方面想要莫名的追求最自然的方式,也是因為生理上不想要再承受一堆點滴,然後躺在醫院床上一整晚,等待陣痛來臨的感覺。

下午墨墨睡午覺的時候我害怕的哭了,我怕因為自己無謂的堅持不催生,這孩子會大到我生不出來,要不就是剖腹,要不就是頭出來了身體出不來,必須傷害他才能完成生產過程。先生耐心的聽我哭著,拍拍我說會支持我做任何的決定,身體是我的,他無法想像生產有多痛苦,更何況加上心理的壓力。

「但看著你這樣不舒服的睡不好覺,每天翻來翻去,我又想,如果催生也好,至少開始了,終點就不遠了。你想想,你一生完,就會立刻變回hot mama,好多漂亮衣服可以穿,好多事情可以做,不用老拖著沈重的身軀。」

他知道我這個孕期因為天氣關係,生活瑣事關係,很憂鬱,很累,很不舒服,明明到了預產期卻神經似的還想著要拖延生產的時間,他大可以罵我白痴,但卻選擇用這種方式勸我。

而就是那句「開始了,終點就不遠了。」說服我下定決心的。

決定隔天要催生後,看著心中終於放下一顆大石的我,先生說我們應該要出去走走,去吃所有我想吃的食物,所有我想逛的商店。我想了一下,看了看墨墨後說:「我想要去兒子想去的,今天是他身為獨子的最後一天,我想要花每一秒鐘陪他玩,聽他說話,多抱抱他。」

因為我知道我會想念這樣的時光,這樣理所當然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光我過了一年10個月,有抱怨有疲憊,但他帶給了我好多快樂,帶給了我跟先生好多爭吵,也好多成長。

吃完晚餐後,我們去了墨墨最喜歡的Ikea,他蹦蹦跳跳的,興奮的每個玩具都抓一下,奇妙的是我開始感受到陣痛,從每15分鐘一次漸漸縮短,我想,這孩子是知道我壓力有多大,才會選擇在催生的這天發動嗎?

我知道距離的生產的時間還很遙遠,就慢條斯理的說我們回家吧,開始整理行李,哄墨墨睡覺,半夜一點躺在床上數著陣痛,8分鐘一次,恩,應該要瞇一下,就這樣到了早上七點,我叫了叫先生,反正都預約了催生,決定就去醫院吧。

到了醫院後護士表示才開一指半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你第二胎應該不會太久,就進去待產吧。

殊不知我就是那奇葩,第二胎還是待產了整整10個小時的奇葩。

從早上11點開始陣痛不停歇的襲擊而來,即使有著上一胎的經驗,我們全家人照舊在房裡開party,只是這次多了墨墨跟我外甥的加入,整個房間有著嬰兒吵鬧聲,大人聊天聲,還有媽媽我因為陣痛而有著歪曲臉部表情的抓狂聲。

一路到了晚上六七點後,痛感加劇,然後開指速度似乎並沒有,家人決定先去買晚餐,我表示誰敢再像上次把晚餐拿進來我殺無赦,一行人浩浩蕩蕩去買了海南雞飯後,在外面開始嗑晚餐。

房間裡只剩下已經幫我按摩尾椎骨長達一下午的先生與我,他小聲的跟我說「我去尿個尿好嗎?你等我一下下,就一下下。」

只是幾秒鐘的廁所時間,我不停尖叫「你快回來!你也尿太久!現在就給我回來!!」

他馬桶都來不及衝得出來立刻把手放上我的尾椎股繼續按摩,邊唱著不同很吵的歌干擾我一直想著陣痛的思緒,就這樣到了晚上九點半,護士看我痛苦到不行,再度進來幫我內診。

「三指半,推產房。」

三指半可以推產房??隨便啦,只要能現在大他出來幾指我都生!我這樣想著。

我痛到張不開的雙眼,看見刺眼的手術燈在不遠的前方,空氣中充滿酒精味,護士們火速的準備工具,一二三,我被換到產檯上,我聽見產房門打開的聲音,有人驚呼「醫生你也太快。」我知道我醫生為我秒速趕來了,想落淚的心情在那時候已經不知道是因為感動還是因為太痛。

「好宮縮又來一次了喔媽媽加油用力,一,二,三,四,五。還沒結束那我們再來一次。」

一切都是這麼熟悉的呼吸吐氣,彷彿不久前我才這麼做過,只是這次,更 痛。

在用力幾下後,我聽見墨墨在門外大喊媽媽的聲音,產房門逼的一聲,我眼角看見丈夫一手拿著手機,一手抱著滿臉是淚的兒子進來了。

他們進來後一切似乎變得簡單多了,因為靠山來了,我每一次的用力都有丈夫在旁邊握著手說加油,我看到頭髮了,你真的好棒。有墨墨因為心疼我扭曲的痛楚,而大哭不止的高分貝音量。

然後,我聽見了護士報時,嬰兒大哭,恭喜媽媽是男生喔,喔,終 於 結 束 了。

二寶的名字叫Giorgio,因為懷孕的這段期間,佩佩豬裡的弟弟喬治一直都是陪伴墨墨最好的朋友,他跟喬治一起吃飯睡覺玩溜滑梯,喬治就是他最好的夥伴。

我們想,如果弟弟能成為他生命中第一個最好的朋友,像喬治一樣陪伴彼此,那就太好了。

在醫院的最後一天時,丈夫開玩笑的說,Giorgio Giorgio,我們就叫他周周好不好。

於是,二寶的名字不是週一也不是週二,他叫周舟。

選擇舟這字是因為,我們希望他能有著旅人的心,未來能自由的選擇自己想去的方向,無拘無束。

謝謝你選擇了媽媽的肚皮,選擇來跟瘋子爸爸一起唱歌跳舞,選擇跟已經用生命來愛你的哥哥玩樂。

歡迎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字,我親愛的周舟。

Yun Chou3 Comments